米花町,月见路转角咖啡厅。

    牧远坐在角落靠窗的卡座里,透过玻璃,凝视着窗外。

    「立入禁止」…「警察」…「KEEP OUT」

    明黄色警戒线,绕过摆在咖啡店门口的招工广告牌,一直延伸到右侧窗边尽头的墙角

    ——事情闹成这样,他想见的人,大概是不会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第四次了吧?”牧远叹了口气:“还是一个星期内的第四次。”

    短短一个星期内,四次被卷入凶杀案中,即便是再不信邪的人,也难免会开始怀疑

    ——自己,是不是被什么不科学的东西给盯上了?

    牧远皱着眉,推了推头上的三度笠。

    玻璃的倒影中,浮现出两个英俊的帅小伙。

    一个眉如远山,目似星刚,头戴三度笠,身披象征二泉寺主持之位的孔雀大明王金线袈裟。

    另一个……

    牧远猛然转过身,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,但他努力后仰的姿态,还是表明了心中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盯着牧远的帅小伙嘴角微抽:

    “牧远主持……你看到我,怎么像见了鬼似的!?”

    “工藤同学,你误会了。”牧远紧了紧身上的袈裟,认真道:“鬼怎么能和你比?”

    工藤新一:“……”

    饶是才思敏捷的名侦探,也被牧远这直白的话语给整不会了。

    他比鬼还可怕?

    就算这是事实,也不能当面……啊呸!

    牧远这家伙,难怪没朋友!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这时,迎客铃响了,咖啡店的大门被推开,警笛声和围观人群的嘈杂声涌了进来。

    牧远和工藤新一同时转过头——一位身穿橘黄色大衣、头戴同色华生款礼帽的胖警官,带着下属们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目暮警部!”

    工藤新一放弃了瞪死牧远的打算,满面阳光地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对侦探来说,没什么比办案刑警是自己的老搭档,更让人心情愉悦的了。

    但对刑警来说,一星期内连熬三天夜写案件总结,且很可能马上要熬第四天,实在是让人愉悦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可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阴魂不散这四个字终究还是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浓重的黑眼圈衬托着翻着的白眼,目暮十三揉了揉眉心道:“咖啡店的老板刚刚回国,正在往这边赶。死者的丈夫…暂时还没有联系到。”

    “死者?”

    工藤新一微微一愣,神情渐渐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就仿佛黎明前的黑夜中突然出现了一束光,将他的全部心神都聚拢了过来,大脑飞速地运转着:

    【目暮警部一来就把现场封锁了,这显然不是误会,但我明明就还没有……是牧远!】

    【牧远在我来之前就给目暮警部打过电话了?他果然也发现了!】

    【但是……目暮警部为什么会提到麻由美女士的丈夫?】

    【死者…死者!?】

    【难道说……】

    “牧远主持,能告诉我…你是怎么确定,麻由美女士已经死亡了的吗?”

    咖啡店的大门自动回关,警笛声与人群的议论声戛然而止,现场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工藤新一的质问声如雷霆般轰鸣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内田麻由美,女,29岁,职业是月见路转角咖啡厅的咖啡师、糕点师兼服务员领班。

    目暮十三今早一共接到了两通有关麻由美女士的电话,都是熟人打来的,一通来自二泉寺的新任主持牧远,另一通来自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。

    由于两通电话的内容也十分相似,都包含了:麻由美女士在冷库内待了一整夜、尽快找咖啡店的老板过来……

    所以目暮十三下意识地以为,牧远和工藤新一所了解的案情应该是完全相同的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…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喂喂喂…工藤老弟?牧远老弟?”

    目暮十三的脸色十分难看,但却并不是因为连续熬夜的疲惫。

    他小心问道:“该不会…麻由美女士有可能还活着吧?”

    人可能还活着自然是好事,但如果这个人正被关在一个零下十几二十度的冷库中,而警方却误以为她已经死了,所以并没有通知消防和救护人员的话……问题就大了!

    一想到这种可能,目暮十三只感觉全身上下的汗毛都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又想到了另一件更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电话里都说要尽快找咖啡店的老板过来,难道说……你们甚至都没确定,麻由美女士是不是在冷库内!?”

    因为十分相信自己这两位老弟,目暮十三可是仅因为两人打来的私人电话,就直接带队出警了,这也就是说……

    他现在很可能是在公器私用,意识流直觉型出警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而且麻由美女士还因此死亡了的话……

    都不用上司处罚,目暮十三自己就不能原谅自己!

    好在,工藤新一猛然转过头来了一句:

    “她当然在冷库内!”

    语调有些自大,但其中蕴含的笃定,却格外让人心安。

    果然,老弟们并没有辜负他的信任!

    意识流报警什么的,根本就不存在!

    目暮十三暗自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可就在他准备询问详情时,工藤新一却又道:“但问题的关键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工藤新一再次看向了牧远。

    目暮十三若有所觉地跟着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牧远则还是保持着那张帅气的建模脸,让人看不出内心有半点波动。

    “牧远主持……”工藤新一深吸了一口气,严肃道:“你知道麻由美女士如果真的死在了冷库内…意味着什么吗?”

    牧远没说话,目暮十三下意识地跟问了一句:“意…意味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意味着,作为昨晚八点以后这家咖啡厅内的最后一名顾客,同时也是昨晚最后一个离开这家咖啡厅,并且在冷库开启前就已经知晓了麻由美女士死亡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工藤新一缓缓抬起手,指向了坐在卡座里的牧远道:

    “也就是你,牧远主持,你就成为了害死内田麻由美女士的…第一嫌疑人!”

    现场为之一静,目暮十三身后,刑警们手臂上的肌肉瞬间紧绷了起来,下意识地摸向腰间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这时,迎客铃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一位满头大汗的年轻警员闯了进来,扰乱了在工藤新一质问下的紧张氛围。

    众人转头看去——

    来人是一位陌生的巡查,并不是搜查一课的人。

    【似乎是…月见路交番的巡警?】目暮十三心想。

    “警,警部大人!”年轻警员喘着气,掏出了一串钥匙,“按照您的要求,我们已经从咖啡店老板的家里将钥匙取来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目暮十三眨了眨眼睛,迷茫道:“我什么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!”工藤新一一把夺过钥匙,脸上洋溢着自信的微笑,“那么,就让我们一起来直面真相吧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吱吜——”冷库的大门被打开,寒流涌出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人们倒吸的凉气凝成了白雾。

    白雾消散……内田麻由美的遗体,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侧倒在地上,全身蜷缩成虾状,紧绷地咬肌向外突出着,空洞地双眼圆睁着瞪向众人……

    那双骨节分明的手,被一层白霜覆盖着,已然没有了半点的血色,却仍旧死死地攥着胸口的衣襟,像是要攥住体内的最后一丝温热……

    “牧远主持,你没有什么想解释的吗?”工藤新一的质问声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……


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:https://wap.ibiquge.la,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,无广告清新阅读!

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